分类 杂谈 下的文章

看完《三体》,记住了啥?

五一前后,花了大概20来个小时,把《三体》看完了,这一遍下来,我到底记住了啥呢?

  • 《三体》里涉及到很多物理知识,比如三体运动,镜面放大,电磁波,多维空间等等...作为一名已经不太合格的理科生来说,我只能表示我可以大致意会这些内容,但无法辨识其正确与否或者合理与否。(这部分后面会考虑读一下《《三体》中的物理学》一书)

  • 《三体》从充满悬念的危机开篇,故事再从文革展开,在极强烈的历史背景色彩下,带出了“红岸基地”这样的存在,并围绕着叶文洁“红岸基地”的各种关系展开,故事感突出,又不失现实。整篇下来,不断地有各种画面从脑海掠过,似乎跟着作者的叙述,一起走过了那40年。

  • 《三体》中有着很多发人深省的问题:环境保护,人类的恶,科技进步与地球的关系,外星文明...比如,伊文斯的种树保护物种的行为与村民砍伐树林之间的冲突,汪淼的纳米材料太空之梯与用于制裁“审判日”号之间的冲突,科学家们种种无措与大史大老粗般的邪招之间的冲突...

再想想《天下的当代性》中阐述的“世界内部化”的哲学思考,待看完《天下的当代性》再回来记录...

关于时间和自我思考

关于时间和自我思考

我现在越来越会花钱了,又花了400多块钱买了第一把电动牙刷,甚至昨晚还花了¥0.99买了一段10分钟的语音;

虽然,我很擅长找一堆理由来说服自己花掉这些钱;然而,今年会尽量把钱花在一个事情上:时间

说说那段10分钟的语音,听了2遍,睡前和睡醒各一遍;
这是一段《如何一年读完200本书》的经验介绍,作者提到:“你不是没有时间,你只是不够重视它。” 对此我很赞同,然后我开始反思过去几年。

  • 为什么前几年我总是很难把一本书读完?
  • 为什么前几年我每年读的书都很少?
  • 为什么前几年我每年设定的年度目标基本都没有达成?
  • 为什么我可以把大把大把的碎片时间投入到游戏中?
  • 为什么我甚至可以放弃聚会而将时间投入到游戏中?
  • 为什么我会有游戏经费这么让人觉得奇怪的专项费用?

其实,并不是游戏对我来说很重要,也不是读书对我来说不重要,更不是目标设定不切合实际;
真正的问题,应该在于逃避。或者说对存在度自由度的追求。

所以,我又开始思考现在:

  • 为什么我在读书的过程中,每隔20来分钟就要翻看一下手机?
  • 微信对于我来说,真的就这么重要了?无法离开了?我无法离开手机了?

其实不然,我同样是在追求存在度
因此,我做了这么个决定:每次看书至少一节课(45min)不分散注意力。

无奈

5年前、5年后;
不同对象、不同方案、不一样的过程,同样的结果;

机会又要从身边溜走,我却没有勇气和决心去抓住!

这几乎停滞的5年,当初的豪情兑现了几何?!

那些年,只是希望早晨可以有热水洗脸...

曾经,有那么几年,大冬天的,早上起来连热水都没有。
那时候,每天起床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可以有热水洗脸...

如今,每天早上确实已经有热水洗脸了,倒感觉缺了什么似的。
生活,不就是如此么...

2016年,目标已经定下,那就坚定不移地执行并让它成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习惯吧!

2016年读书计划

5月

《三体》<完成>
《技术简史》
《天下的当代性》
《超预测》

4月

《投资哲学》<完成>
《超预测》<未完成>

3月

《一课经济学》<完成>
《必然》<完成>

2月

《习惯的力量》解读版 <完成>
《一课经济学》解读版 <完成>
《中国历代政治得失》解读版 <完成>

6月

《经济学通识》
《经济解释》(第一册)
《知鱼之乐》

书单

《一课经济学》
《经济解释》(1-4)
《物演通论》、《知鱼之乐》
《三体》、《黑暗森林》、《死神永生》
《失控》
《必然》
《情商》(上) & (下)
《超预测》
《技术简史》
《数学之美》
《天下的当代性》
《投资哲学》
《魔鬼经济学》(1-4)